内容标题33

  • <tr id='0qOd02'><strong id='0qOd02'></strong><small id='0qOd02'></small><button id='0qOd02'></button><li id='0qOd02'><noscript id='0qOd02'><big id='0qOd02'></big><dt id='0qOd0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qOd02'><option id='0qOd02'><table id='0qOd02'><blockquote id='0qOd02'><tbody id='0qOd0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qOd02'></u><kbd id='0qOd02'><kbd id='0qOd0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0qOd02'><strong id='0qOd0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0qOd02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0qOd02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0qOd02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qOd02'><em id='0qOd02'></em><td id='0qOd02'><div id='0qOd0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qOd02'><big id='0qOd02'><big id='0qOd02'></big><legend id='0qOd0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0qOd02'><div id='0qOd02'><ins id='0qOd0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qOd02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0qOd02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0qOd02'><q id='0qOd02'><noscript id='0qOd02'></noscript><dt id='0qOd02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0qOd02'><i id='0qOd02'></i>
                战火中的叙利亚:孩子们都在吃树叶
                2016-01-27 10:35:41| 责任编辑: 管理员 | 来源:中国红十字报 ?

                20160126093016_1565.jpg

                一名生活在玛达雅小镇上的儿童正在吃煮熟的树叶


                自从2015年7月,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什叶派激进组织全面封锁了玛达雅之后,仅去年12月就有31人死于饥饿或者因饥饿而试图逃走。死亡的气息弥漫在仅有4万人的玛达雅小镇,此时的它像极了二战时期的纳粹集中营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仿佛是一个寻常的早晨,太阳才刚刚升起,位于雪山附近的叙利亚小镇玛达雅(Madaya)的空气中还弥漫着凉意。一名怀孕的妇女拉着一个消瘦的小女孩偷偷地向镇外走去,行色匆匆。当母女俩靠近镇子南部边缘时,只听见“嘣!”的一声巨响,刹那间冲击波将她们击倒在地。地雷的巨响惊动了附近的什叶派真主党哨兵,他们不由分说,直接向母女俩开枪扫射。和很多试图穿越封锁线的玛达雅人一样,母女俩当场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玛达雅人早在2011年时就参与了反政府起义,他们现在所遭受的痛苦都源于阿萨德政府的惩罚。在叙利亚革命早期,许多叙利亚山区人拿起武器、离开家乡开始反抗阿萨德政府。随着革命越愈演愈烈,阿萨德政府开始把镇压国内反对军当做重中之重,其力度甚至超过了对伊斯兰国组织(ISIS)和基地组织的镇压。去年7月,什叶派军队控制了距离玛达雅两公里远的萨巴达尼小镇,切断了玛达雅和外界联系的通道。阿萨德政府甚至迫使一些反对者前往玛达雅居住,28岁的大学生洛亚和他52岁的母亲就被赶到了那里去面对饥饿和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拉贾伊的故事或许更具代表性:拉贾伊曾是一名老师,他在玛达雅学校里教授英语和数学。2011年,意气风发的他参加了反政府军,但很快他就被政府军逮捕,在经历严刑拷问后被送回玛达雅。饱受肉体和精神摧残的他如今憔悴不堪。他用电话向媒体求救:“我今晚只吃了草莓叶子,我已经三个月没有吃过正常的食物了。孩子们都在吃树叶,那些年老和年幼的居民都快死了。”拉贾伊自封锁以来体重减少了50磅(约23千克)。

                阿萨德政府对玛达雅的封锁,原因除了报复还有要挟——封锁玛达雅以换得反对派控制下的什叶人安全。在这种情况下,所有的玛达雅人都是政府军的人质,他们的命运都被别人控制着。

                玛达雅正在变成一个人间炼狱:所有人都在挨饿,所有人都在面临死亡。随着封锁的持续和西方势力介入的失败,玛达雅人渐渐失去了希望,拉贾伊说:“当人们读到我们的故事时或许会有所感触,但他们也会很快忘记我们的痛苦。”